###有爱 再次回到母校,熟悉的景色近在眼前,却已是人去留空,那般良辰好景,在无人欣赏相伴。

回首匆匆溜去的三年高中时光,美好的事物不胜枚举,校园里静静绽放的黄花,石潭里悠闲自在的金鱼,以及那片蓝色的天空;忘不了恩师的鼓励和关心,同学的批评与赞美,以及陪伴我度过两年时光的那个她。

高一是最富想象力,最梦幻,最有趣的一年,那段时间有我十二年求学生涯中最和蔼的老班和最和睦的班集体,极富浪漫主义情怀的老班,和热心肠的同学。

那是我们眼中的12班,不会随着时间的冲刷而褪色的12班,和我们共同约定在12月12日的12班日。

被我称作兔子的普京,热心的咔欣高涵,不能忘记好朋友的奎文的陪伴,这是我一生的财富。

有爱。

###努力 高二时最努力,最幸福的一年,那个时候信息竞赛的步伐加紧,暑假不休息,加上十月份一个月停课,最后拿到省二等奖,280分的成绩(600满分,大约360+一等奖),使我的信心大增,决定要在信息学上继续干下去。九月份开学,班级成员的调动,多了一些熟悉的面孔,第一次看见他走到门口,老套的校服掩盖不住自有的气质,大脑数据库的班级美女表中又插入了一个新元素。

可是英语老师也太能提问她了吧,可是她每次都能对答如流,后来才发现,在我们这个校重点班里她可是三四名的,而我那是在班里能排四五十名。

十月份信息竞赛停课集训,脑海中渐渐模糊了他的身影。

十一月份竞赛归来,对于高中生竞赛,没有拿到省内一等奖就算是失败,虽然拿了二等奖,也算是意料之中,因为我们的重头戏放在高三。回到班里,原本吃力的文化课更加吃紧了,毕竟一个月没上课。班主任也给了我们竞赛生特权,可以自己选成绩好的同学同桌,可是在我的价值观里,跟好学生同桌似乎没有太大作用,自己好好干就行。就把桌子拉到以为没有同桌的同学那边,他成绩也不错,但我过去的原因是,我以为没有人主动跟他同桌,那我去好啦。最后发现,原来他习惯一个人,跟班主任说了,不要同桌=.=

几天后班主任就拿出了新的座位表,安排她做我的同桌,在班里说好好跟人家学学。

还记得真正跟他做成同桌的那一刻,相视一笑,像老友,仿佛知道对方对自己的感觉和多年来的经历在心灵深处造就的脆弱。仿佛空气在那一刻凝滞,心里稳稳地。

我们开始说起第一次见对方时的感受,我开玩笑的说她站在门口像个小鸭,她说我人缘好,五个来我们班找人,三个是来找我的。说我桌子收拾的干净,杯子却像是小女生用的带着花。

渐渐地我们熟起来,我知道她脾气不好没有耐心,成绩好心气也高,由此给班上一个不太聪明的女生讲题,越讲越不耐烦,就那天晚上,我委婉的跟她说那样很不好,再后来好像脾气变好了,周围人也说比高一好多了,她说是我的原因。

再后来两个人像是有了不成文的约定,谁来得早就把两个人的杯子打满热水,她经常感冒我也会帮她去买药。

再后来两个人越来越熟悉,某个周日下午放假回来,她又换了新发型,穿着蓝色的羽绒服,我在补作业,她却已经开始自己找题做了,就这样边做题边说话,也不知道我当时怎么想的,说她在我面前假,天哪,回想起来我也布吉岛当时是怎么想的……话音刚落就看见她正在做的英语报纸上落上一滴眼泪,过后还在感叹眼泪来的那么快……她哽咽着说谁说她假都可以,唯独我不行……她还说我是他十六年来相处最好的男生……

是时候鼓起勇气了,当时我的小心脏跳的好快,牵住了她的手,能感受的她身体的颤偎,她也渐渐好了起来,擦干了眼泪。 在那以后我竟然会盼着她什么时候再哭一次,好有理由牵着她。 记得有一天晚上跟他去告别,她把手里拨开的香蕉举到我面前,我很幸福的对她笑了笑,没吃是因为太羞涩了,幸福来得太突然……

有次我需要某本语文课本,晚上放学了,她就在书橱里一直找,我说不用了,她还是招,我调皮的摸了摸他的脸(^__^),她也向我手上靠,很欢喜的样子。

到了她生日那天,我用班里的大电视给她放生日快乐歌。她很高兴。

那天回家路上,外面在放礼花,跟同学一起走,才知道,原来这礼花是跟我一级的一小子给她放的,追了她两年没追上,在她生日这天跟她说,放弃你了。

真不是滋味,听说礼花钱有四百块,那是还是学生,这也是不少的钱。

回到家,自己到卧室里没开灯,反复想着……一样的人,我就能给人家放个生日歌,人家却能如此破费。就好像矮穷挫的努力在高富帅面前是多么的苍白无力。

很难受,在卧室一片漆黑中,单曲循环着苏维埃进行曲,舞动着双臂为自己鼓劲,希望他能给我力量。

那是我开始想,我可能真的喜欢上她了,我如此在乎。

转眼到了高二下学期,在班主任的号召下,我们要搬到另一个楼上,在那里继续上课,谁知道呢,半年后,在那里留下了一连串的回忆。

介绍一下那栋楼的基本情况,那是一个会议室楼,上面的教室很大,桌子凳子以及教室内的多媒体等设施都很腐败。三层, 每层差不多有四个教室。

那个时候我们已经分开了文理,理科重点班有两个,学校里照顾重点班于是听从了班主任的要求把两个班搬到会议室楼上与世隔绝。以前两个班是平行的,就是水平相当,这一次调动,又使两个班进行了分层,相当于我在的班是级部前50名。而我,是最后一名。

我们在二层占据了两个教室,三楼是空的,一楼偶尔有班级来上合堂课。

当然我们没法继续同桌,座位重新分布了,但好在距离不是很远……

下学期,那是我最屌丝的半年……苦恼,自卑。

班级辩论会成为同学的笑柄,主持辩论会的时候控不住场,以及不时受到女神的冷落。

一次一次,说得好听一点叫心智成熟,其实就是脸皮越来越厚。

身高不到170cm,我是班中最矮的男生,身高一定程度上造就了我的性格,内向,自卑,没有安全感。

也因此,受到同学的冷落。可以说,成长过程中我享受过很少的优越感,如今看来,也像是一次次磨砺对自己性格的打磨和对自己能力的锻炼。

对比起儿时的我,现在我的已不如初般内向,而是主动与别人交流;也不是那么自卑,而是相信只要努力就能干成一件事;开始给别人以安全感。

有次班上一个比较强壮的同学来找女神麻烦,缠着她不走,身体素质跟他比起来,我的小腿肚跟他的胳膊一样粗。

我极力想推开他,让他别找麻烦。可那时的我太卑微了,没有人看在眼里。

我以为警告他一声他就会退却,然而这次不一样。

可能那件事过后,我还在家里练过一段时间哑铃,虽然妈妈告诉我说这回抑止身高,但我也认了。

在女神面前出糗,一脸灰的回到座位上,没有一丝男人的尊严。可能因为那件事我还躲在厕所里哭过,很多人都无法想象,一个男人在厕所里无助的痛哭。

有次放假,我有课本落在教室里忘拿了,回去拿的时候,女神桌子上的一个本子引起了我的注意。那个本子他给我看过,是她的日记本。

好奇心害死猫,我知道打开看只会让我看到伤心的往事,但还是打开了。可能是因为前一段时间刚做成同桌的时候不是很熟,但是他很喜欢我的性格。

“要是七再高一点就好了,我就可以喜欢他了”

后来发现她在本子中写的“择偶标准”,175cm以上。

很伤心,我可以改变胖瘦,甚至可以保持良好的心态改变自己的面容。面由心生。但是我不知道如何改变自己的身高。很无奈,因为这并不是我的错。更何况,我早就认了,我就这么高,那又怎样……

那个时候班里轮流演讲,来锻炼我们的表达能力,应对自主招生。不知道下一个轮到谁,我就冲上了讲台,大声说,人的胖瘦长相可以改变,但是身高无法改变!拿破仑邓小平都不怎么高,我也不怎么高,但是我的心比天高!

然后笑着走下了讲台,女神却在一旁掉下了眼泪。她说那是很早之前的事情,我现在早不在乎了。我很庆幸,我有目标有梦想,高中三年没有放弃努力和丢失希望,即便是那么痛苦的时候。

那时候很喜欢一本书叫做「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也称《羊皮卷》。实在痛苦我就翻开这本书,他总能给我力量。

###幸福 之后的日子我们都默认了是对方的男女朋友,每次放学都会缠绵一段时间。

后来觉得不行,因为毕竟高二比高一紧张很多,每次这样都很浪费时间。

于是我们定下了一个时间,每周五。因为周五晚上放学相当于是周末的时间,那个时候值班的老师少,甚至没有,不容易被发现。

上面提到我们那个楼三楼是没人的,我们就到三楼选一个看起来顺眼的教室。

天黑黑。

第一次抱她,是在楼后,他住校回宿舍较晚,我通校。我要走的时候他说下来送送我,我们就转到了楼后,挽着我的胳膊把头依偎在我肩上,借这个机会抱着她可能因为冬天穿的多抱起来有点吃力,不好意思承认她胖了= =

第一次吻她,是在一次上体育课,我们都没去,而是躲在三楼,她刚从临沂学数竞回来,好久不见。

而我们到现在也只停留在这个层次。

在我的价值观里,如果你喜欢一个女孩,就不会去伤害她,毕竟这么年幼的我们不能保证能克服现实的重重困难走到一起,我无法想象一个女生无法给予她最爱的人最宝贵的东西的伤心与悔恨。

就像你喜欢的东西,就不会去亵渎。

不得不说到乌烟瘴气的网络环境,中国人没有信仰,没有约束,所谓的耻感文化约束着我们,但是网络为我们带上一层面具,保护着我们的真实身份,所以人们原形毕露。

就像在李毅吧放上一张美女的图片,跟帖的大多数都是已掳。

时间就是生命,人们无聊到将生命用来做如此廉价的事情。

如果世界是肮脏的,我们应该知道什么才是清高与正直。

还记得我在给大学写的自荐信中诚恳的写到:

我相信正义必将战胜邪恶,光明必将笼罩黑暗,我希望我的存在能让世界多一丝光明,多一次温暖。 即便是一生没有大的作为,但是我能上孝父母,哺育子女,关心周围的人。 临终时,我会坦然,我的一生未曾不忠不义,我的存在让世界多了一个美满的家庭。 一直以来从未收到教条约束,不会因为明哲保身而避免冒着风险伸张正义。 不会因为害怕危险,而错过尝试一件事情的机会。